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物 >

重生命之乐,怀精神以气 ——高炳起先生向美而生之艺道敬业

发布:2020-07-01 23:32 栏目:人物 编辑:Rmscw 来源:人民收藏网

高炳起,艺名大漠狼人,生于1970年1月7日,农民家庭,丛小喜欢字画,小学文化,七岁时候离家出走,到了,天津市大邱庄,被人收留,在一个文化气场中长大,到了1996年春节前来到了新疆和丰县下煤矿,1998年到了新疆塔城铁厂沟镇下金矿干活,2000年干板金工,养家户口2012开始养野生狼。

由于本人结交了全国各地来新疆的文化人,书画家,很多开始自己学习文化书法,苦练书法,被塔城地区书法家协会主席,师从李渭军,现为国家一级书法师,新疆塔城艺术界联合会会员,齐白石艺术馆馆长。

重生命之乐,怀精神以气

——高炳起先生向美而生之艺道敬业

“自然者,道之真也”“人为道,能自然者,故道可得而通”。庄子《内篇·应帝王》曰:“游心于淡,合气于漠,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。”老庄的道家哲学思想强调“自然而通”“非外物使然”的状态,是以一种超越功利目的、身心自由的心态来顺应万物的。“随物赋形”“胸有成竹”“不能不为之为工”,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自然,其书法创作崇尚老庄哲学中的“原天地之美”“顺物自然”等思想。苏轼“书出无意于佳乃佳尔”,《跋王巩所收藏真书》评怀素字曰:“其为人傥荡,本不求工,所以能工此,如没人之操舟,无意于济否,是以覆却万变,而举措自若,其近于有道者耶?”可见,古人在书法创作中不在意佳与不佳、工与不工,其艺术观蕴涵的是“性灵”“天趣”“无意”……实质就是自然而为,不纠纷杂,这些观念对时人以及后世的书画创作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认真研究高炳起先生不久前发的“佛心与善美”照片组图,渐渐梳理出一些思绪。

总的感觉,这一阶段,高炳起先生的探索之路既有新的进展和收获,又似遇到了瓶颈。能感受到他在寻找、在体会,时而灵光一闪,时而苦苦凝思,欣喜伴随着沉闷的创作心路,透过作品流露出来。

若提一些建议,大概有以下几点:一是对用笔的控制还是太过感性,没有理性的偶然,全是感性的必然,让作品容易失去神采。《翰林粹语》道:“有功无性神采不足,有性无功神采不实。”我们看大师作品皆神采飞扬、面貌尽显,实自性之展露也。其二是章法中的一些变化尚少古帖的延伸和发挥,所以易千人一面、难分彼此。如何从这种现象中跳出来,值得高炳起先生去认真思考一下。这涉及到书法审美的本体问题。

然而,法古与通变讲的是古与今的关系,法古即继承前人传统,通变即顺应时代要求,进行艺术创作。乐生与重气讲的是生命与精神的类系。中国文化传统,既关注生命,更关注精神。重生命以乐,怀精神以气,气发展成气韵,成为中国艺术哲学特别重要的范畴。

“恰如灯下故人,万里归来对影。”书法家高炳起先生,有其鲜活的生命体征。在岁月的吊诡、命运的翻覆中,苦涩但生津的笔墨往事恰能呈现出一份坦然清亮来。剑在谁的手中?笔在谁的腕下?那个规圆矩方之外、悠远洒脱的艺术世界究竟在哪里?“文章做到致极处,无有他奇,只有恰好;人品做到极处,无有他异,只是本然。”不独文章,书法亦然。

欣赏高炳起先生,在他的诸般书作中,我个人认为,最能达之意者当属他的榜书。或斗方、或横披,总是能在笔墨流走之间得自在、得真如、得萧散,而且这些书作虽然在美学分类上或雅逸、或清野、或奇诡,但与作者内心的呼吸相契合,始终散发着一种寓朴拙于洒脱、天然无饰的情调之美和歌吟之美。





上一篇:程月亮《我把艺术献给党》——庆祝建党99周年

下一篇:李平《红星放光辉,艺术献给党》庆祝建党99周年

相关内容
重生命之乐,怀精神以气 ——高炳起先生向美而生之艺道敬业...

高炳起,艺名大漠狼人,生于1970年1月7日,农民家庭,丛小喜欢字画,小学文化,七岁时候离家出走,到了,天津市大邱庄,被人收留,在一个文化气场中长大,到了1996年春节前来到了新疆和丰县下煤矿,1998年到了新疆塔城铁...

2020-07-01 人民收藏网